表示稀少的成语-狼吞虎咽网|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精雕细刻 > 正文内容

错过末日撞到爱_微小说

来源:狼吞虎咽网   时间: 2018-01-01

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,当你转身,或许会与幸福撞见。

我若离去,后会无期

1、

这是陈风出国后的第三个年头,这是第28天,没有接到你的电话了,他在忙吧,我喃喃的告诉自己,然后在日历上划掉一天……翻开笔记,那些幸福的过往历历在目,仿佛又回到了昨天,那些有陈风的日子。

那时候的陈风傻乎乎的,除了学习就是学习,每天都埋头在题海与一堆堆英文中,我相信像陈风这么用功的读书,一定可以走进理想的学府,而自己是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陪伴他的女子,或许,等到老去的那一天,还可以背靠着背细数那些从前,我就是这个样子,不喜欢想太多,虽然陈风现在都走两年了,我们依旧通信不断嘛,我相信陈风和我一样期盼着学成重逢的那一天,在这之前,我安静的上班,安静的让自己变得美好,然后等待自己的海龟王子……

是不是一切的发生都是注定,一个人的坚持不一定就可以换回一个永远的转身。

我蜷缩在沙发上,用双手抱紧自己,或者这样就会暖一点,梨若你一定是又在做梦,翻着手机,为什么没有了陈风的安慰,陈风,你在哪里,为什么我等在原地,而你却把回忆丢进了风里,你知道吗,你丢的太远了,远的我感受不到你已经将我们的过去抛弃,所以我孤单的站在原地等你,难道说6年的等待都是徒劳,难道说你的一张照片就否定了我们的一切,你忘记了吗,我是你的小若,你忘记了吗,你说过的,我是你说过你一定会娶得女子,梨若,可是现在你怎么可以那么幸福的牵着一个异国的女子白头偕老?

多么讽刺,一切都是欺骗,一切都是谎言,手机里传来了熟悉的旋律“听我说手牵手,跟我一起走,创造幸福的生活,昨天已来不及,明天就会可惜今天嫁给我好吗……”泪止不住的流,我不想哭,可是我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怎么这么的不争气,仿佛我的所有都被抽空,人家说,爱情就是赌博,爱上一个人就等于下了所有的赌注,我梨若一直相信自己不会输,可是事实上,我输得很惨不是吗,关上手机,好困,是不是一觉醒来,陈风就会回到我的身边,告诉我,小若,你只是做了一个梦,我的新娘只会是你梨若……

2、

阳光洒在我身上的时候我不想醒来,好像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中的女子梨花带雨。当安然把我从被窝里面抓出来的时候,我不知所措,直觉告诉我,一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不然安然怎么这样的表情,安然,你是愤怒还是心疼?当你帮我请好了假,当你为我准备好早餐,当你安静的注视我的时候,我突然像抓到最后一根救命草一样,泪决堤……安然说,梨若能哭就好,画上句号,重新开始,人生没有几个六年,即使背叛,也要笑着成全。

当安然再一次确定我是否和她开玩笑的时候,我很认真的告诉他,我只想安静的一个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辞掉了工作,缩回属于自己的小窝,陈风,你的影子跑进我的梦里一次一次,我知道我所有的挽留都是徒然,你怎么可以这样,有些人,你们翘首以待等了数年也许都是在长跑,有些人你遇到的只是短短数日,却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陈风你给的这个耳光,让我苦思冥想,我开始觉得也许从一开始自己的就压错了筹码,爱情是一场赌博,我梨若输了全部,但是不可以再输掉我自己,陈风,谢谢你,教会我,只能靠自己,我若离去,后会无期……

若离去,会吴奇

1、

当安然再看我的时候,她眼中的诧异我尽收眼底,梨若永远是没有烦恼的女子,安然,我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衡水权威的羊羔疯专科医院,我在心里悄悄的对安然说着,也是对自己说……将买好的提拉米苏,轻轻的推给安然,安然说:“小若,蛋糕依旧很甜,只是梨若你真的放弃了吗?”“小安子,过来,你看姐姐我像有事儿的人吗?”安然摇摇头,我知道安然心里肯定是担心我的,否则今天可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,安然是怎样甩脱他的小乖老公跑到我这边,这份情,梨若谨记于心,所以我的小安子,我怎能不让自己过的很好?

骗人的世界末日,世界末日没有到来,安然可以放心的迎接她小乖老公许诺的幸福的小日子。对我来讲。我和陈风的末日早已经到来,尘封一段过往,在世界消沉的那一天,我梨若踮起脚尖,寻找一丝阳光,抱紧双臂,依旧温暖。打开电脑,很久没有换工作了,或许我也会成为众多求职者的一员,写好简历,搜索,投递,我竟然意外的看到智联上面又多了委托投递一栏,我笑了笑,原来随着时间,一切都会在变,不变的只是时间一路向前,关了电脑,打开手机,删了短讯,我知道我梨若已经准备好重新开始,画上淡妆,穿上职业套装,我依旧自信满满,我就是我,无论什么时候,对着阳光,晒晒牙齿依然最健康。

临近中午的时候,我打开房门,走出楼道,阳光有点刺眼,或许是多日不出门的缘故吧,街上是匆匆行走的人群,我在想那些男的是不是赶着回家和自己的老婆离婚,那些年轻人是不是赶着回去,报告另一个新颜……无奈的摇摇头,我知道我此刻邪恶的思想,肯定会遭来鄙夷的目光,收敛思绪,走进商场,买了自己以前看过很多次的衣裳,心里想笑,陈风原来你还有此作用,可以让我下定决心做曾经无数迟疑的决定……

挎着小包满载而归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败家,是呀,这几乎用尽了所有的积蓄,想着自己曾经辛苦存的钱,全部汇到了大洋彼岸,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梨若更傻的女子?

早早的起来,对着镜子中的脸,梨若,你很久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自己了吧,头发有点零落的搭在肩上,鬼使神差的想把这一头长发减掉,犹豫了很久还是舍不得,算了,画上淡淡的妆容,换上自己最喜欢的职业套装,对着镜子笑一笑,闪过安然曾经说过的话,她说,梨若,天使到你的笑容都会满足你的心愿……梨若加油,不是有句话说情场失意,什么场得意来着,今年的面试一定要拿下。

走到街上,雾气弥漫,能见度不到五米,看看时间尚早,溜达一圈还是决定给自己买点吃的,走进“麦加美”要了杯奶茶,随便点了汉堡薯条,打包,奶茶还是那么暖,可是突然间自己没有了以前的温馨不是吗,曾经陈风也是这样坐在这里,轻轻的说,梨若做我的女朋友吧?那些幸福弥漫在这浓雾里边。

不想那么多了,穿过马路,开始新的旅程也很好,我确定绝对不是我的不小心,当我看到一辆纯白的保时捷的时候我本能的躲闪,手一抖奶茶一滴不漏的洒在我白色套装上边,我的东西散落了一地,我的简历,我的护手霜我的……这时候一个怒气冲冲的男子,从车上冲下来,不可掩饰,如果把那怒气忽略不计,他应该很好看吧,很快我收回了思绪,冷冷的看着地上散落的东西,“都是你做的好事,看什么看,帮我拣起来!”“今天真够倒霉的,刚就提前一两秒发车,交警就拦截说闯了黄灯,什么时候出的规定,还有你,没看到前面人行道是红灯嘛,是不是不想命了!……”话没说完,只见这个男人拿出钱包拿了好多张红票扔在地上,我想说我刚开始竟然觉得他好看这是个天大的可无想法,这样的人毫无疑问,以为有几个破钱就可以肆意妄为,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捡起地上的钞票,他也一定觉得很鄙视我,我真的想要他的钱吧,当他刚发动车子的时候我猛敲他的车窗null,他也许在他放下车窗那一刻准确无误的扔在他的脸上,“你侮辱人民币,就是侮辱我们伟大的祖国,你连祖国都侮辱简直就是没人性,和你理论掉价!”我洋洋洒洒的捡起自己的小包拂袖而去,留下已经被我震呆了的人,我之所以这样认为,是因为我没有听到车再发动,我的衣服哈,这个样子我么去面试了呢,掏出手机,用最好听的声音和歉意令约了时间……

2、

看了空间说今天的好运指数可是5颗星星呢,我很开心的给安然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我马上杀进职场,从此她会出现一个“战友”安然说她一直支持我,我是她最棒的梨若。对自己大大的笑一个,我一样过的很好,这次我很小心没有走之前的那道路,也没有去熟悉的地方吃熟悉的东西,我确定自己这次看清楚前面是绿灯,当我满心欢喜的向着公交站牌走过去的时候,一辆白色的车飞了出来吓了我一跳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我直接无视掉就想走掉,可是那个车怎么那么熟悉,随着后来追上的警车,我知道一定会有好事,果不其然,之间那个男子悠悠的下了车,切,真是冤家路窄,我心底突然充满了阳光,叫你横叫你欺负我,遭报应了吧,我听下脚步安静的偷看着,嘻嘻上次六分,这次怎么着也得12分吧,要知道驾照也不是那么好考的,我我捂了一下自己的小包,顿时觉得陈风还是做了一件很好事,如果不是他逼着我考了驾照,估计今年新规定上了之后我应该想拿到遥遥无期了吧。

当我看到那个可恶男焦急的打着电话,我突然有点担心,觉得的幸灾乐祸有点无耻,他好像看到我了,没想到他会直接问我“梨若,过来开车……”容不得我思考,他突然走过来径直把我拉到驾驶室,轻轻的说:“请帮我带到海湾别墅,立刻马上!如果你不想面试迟到的话!”我鬼使神差的上了车,大脑好像瞬间短路了,这个人我好像不认识吧,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,难道他认识我吗,不对,更不对,他怎么知道我有驾照,当警察叔叔拼命拍着车窗让我出示驾照的时候,我不知道为什么,拿出来给他们看,此刻我心中却有无数的谜团,当我熟门熟路把车发动的时候,我不知道往哪边走,此刻可恶男似乎看出了我的迟疑,“右转,直走……”

我开始按照他的提示开去,这个人似乎看起来不是那么讨厌,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见面的缘故,怎么那么熟悉却又想不出来为什么,此刻我不想多想,只想赶快把这个包袱送到地点,也许当他说到海湾别墅的时候,我心里也有一种莫名的惆怅,这个地方好像离我去面试的新时代集团很近哈,或许这就是我愿意当免费司机的原因吧,我告诉自己……

当我们赶到的时候,他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,我看到门里边走出来一位似曾相识的老太太,而此刻可恶男的表情是那么的奇怪,似乎是从焦急到惊讶,从惊讶到愕然,然后是生气,再然后似乎归于平静“奶奶,你不是说心脏病发作吗?您是不是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”正在开车门的我看着这一幕,心底开始好笑,正想着是偷偷的溜走还是打声招呼的时候,可恶男突然抓住我,似乎在宣布什么,“这是小诺,我的未婚妻,奶奶你以后别再装病给我相亲了,这辈子除了小诺,我谁都不要!”我又一次蒙了,这哪跟哪呢,可恶男,你能再可恶点吗?

“如果你想进新时代集团,最好乖乖的听话,帮我推掉可恶的相亲……”可恶男压低声音说,我只好羞涩的笑一笑,原本以为可恶男的奶奶会十分的生气,或者挨一顿骂什么的,电视里面不都是这么演的吗?可是传到我耳中的话,我却感觉出现了幻觉,“啊,你是小诺吗,让奶奶好好看看,怎么瘦了……”感情我和您有那么熟吗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怎么变得怎么听话,可能是我爱心泛治疗癫痫的中医疗法滥,然后可怜这个老太太吧,“站着干嘛,还不赶紧进来,回家自己家一样哈,小诺,不,小若。”我被老太太拉着,进去也不是,不进去吗,我现在有得选择吗?好像没有吧。

3、

当可恶男的奶奶把我带到房间的时候,我听到他小声吩咐下人去送客,看来我的任务可以完成了,我高兴的准备回头问可恶男,可是此刻他却慢吞吞的似乎知道我有话想问他一样。

“随便坐吧,小诺”我左边看看右边看看确定他好像是在和我说话,“可恶男,你不是认识我吗,我是梨若,可是刚才你好像叫什么小诺,是吗?!怎么着大清早的梦游呢!”“我是吴奇,不过你可以叫我阿奇,还有我不是可恶男……”“上次好端端的差点没被你撞着,这次莫名其妙的当你的免费司机,现在好了还要扮演你所谓的未婚妻,你不觉得你自己很可恶吗?”“一点没变,小诺还是这么伶牙俐齿,只是小诺,你真的忘记我了吗?”“忘记怎么可能,你不就是上次差点撞了我的可恶男么?”“还有呢?”“还有什么?”我搜索了一下大脑,好像没什么了吧,我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多事的人,来到这边感觉无比的压抑,我轻轻的掐了一下自己,好痛,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,算了还是尽快作完自己的正经事情吧,这个可恶男貌似知道的还不少,有那么一瞬间,我觉得他真的很本事,甚至可以让我轻而易举的进去传说中的新时代集团。

“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,那个吴奇……”“叫我阿奇好吗,小诺,哦不小若……”我突然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还有一丝痛苦,看着他现在的样子,却没有觉得有一点的可恶,甚至开始对他满怀同情。“阿奇,你真的可以让我进入新时代集团,那个好像不好进去吧”“你明天过去上班吧,我打过招呼了,没问题,他们的老总是我的故友……”我从他的眸中看出一丝惊喜,当然人家愿意帮忙,不给面子还是不好的,最近好像好运一直围着我转圈圈哈,可能平时好事做的多的缘故吧,现在的局面好像是双赢,呵呵,不错,目的达到那么还是早点离开这个让人觉得压抑的地方吧。

“小诺,快过来奶奶这边,看看奶奶给你准备的提拉米苏,你以前最爱吃的呢”我有没有听错,她好像也认识我的样子,这是怎么回事,可是现在我似乎不那么急着走了,是的很多疑问等着我去解开,我走过去吃着甜甜的的蛋糕,瞥了一眼吴奇,他满脸的笑意似乎很幸福的样子,他转身拉过我,我跟着他来到一个房间,再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我突然想流泪,粉色的世界或许是每个女孩子期待的公主梦吧,大幅的照片是两个幸福的女孩子,笑的很甜,那两个女子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好像她们和我长的好像,脑袋好痛,我不想呆在这边,似乎吴奇感觉到我的异样,可是此刻她却拉我进去,让我看放在桌上的日记,此刻我却想逃离,这里太压抑,可是当他打开粉色的笔记本我看到上面熟悉的笔记写着小若笔记,小若是我吗?我抢回本子,看着熟悉的自己记录着陈风的点滴,梨若那时候是个幸福的女子吧,此刻眼前变得模糊,好像做了很长的梦一样,只是我只想在梦里永远不要醒来……

离,无期

1、

当我迷迷糊糊的听到安然哭着喊我的时候,我好想之呢个开眼睛告诉她我没事,只是累了而已,可是我似乎听到安然对着谁歇斯底里的吼着,“你干嘛要这样,你干嘛要让她去记起,这个世界上只有小若,小诺早已在那场车祸中去了另一个世界!”我此刻好像问他们到底在争执些什么,为什么我感觉这一切都与我有关,我好想明白,终于我睁开了双眼,看到安然放大的脸在我的面前,我突然想抱着她告诉她,不要着急,小若很好,只是我此刻没6癫痫一年一次严重吗有力气,否则我肯定会解开这个谜团,看着周围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单,传入鼻中消毒水的味道,我很难受,似乎这个地方那么的令我讨厌,比讨厌可恶男更讨厌。

安然还是带我回到了家,我安静的吃着粥,我知道我要有力气,弄清楚这一切……

当安然把两个笔记本放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勇气去翻开,可是我还是翻开了,过往的从前一幕幕的重演,里边写了两个双胞胎姐妹的小幸福还有一个叫小诺的女子,她爱上一个叫吴奇的男子,可是一次任性,小诺拉着小若开着车飞奔去游乐场看摩天轮,突然跑过来一辆大卡车……“啊!……这不是真的”“小诺,你没事吧?小诺都快三年了你放不下吗?你以为你可以变成小若,替她守护在陈风身边,你知道吗,吴奇是怎么求着陈风接受这个现实,可是你知道吗,他们都想你做回真正的自己,你是梨诺,不是梨若,梨若已经去了,你知道吗,当梨若吧方向盘打向右边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命运的结局,小诺你失忆了三年还不够吗?你以为你拿完小若的日记,你以为你有着和小若一样的模样,你就是小若吗,梨诺,你清醒一点……”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此刻,我不知道我是谁,我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呆着,我吧自己拉进被子里面,我想着睡醒的时候,梦也就醒了,而我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……

2、

“明天就会可惜今天嫁给我好吗……”我迟疑的拿起手机,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,陈风我就知道是你,一切都是梦,梦醒了一切都重新开始,我想告诉你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我好害怕……

“小诺,谢谢你,可是你不是她,我知道她也希望你幸福,当初我出过是为了躲避你,没错因为我的梨若已经从这个世界上面小事,即使你发疯的寻找,小诺你只是个影子,无论再怎么的自责,两年了,我都放下了……小诺,吴奇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,他求我说你愿意做你的姐姐,就让你做一辈子的梨若,可是你终究不是她,那个陪伴在我身边的女子,梨诺,小若爱你,用生命去爱……”

我不知道怎么听完的陈风的话,我知道此刻我再也不能以梨若的身份出现在这个世界里,小若,我是小诺,任性的小诺,不是我那晚让你再快一点,是不是这就不是这个结局,小若,我终究不是你,我只是任性的小诺,小若,我想你!

3、

当我再次走进海湾别墅,走进熟悉的房间,打开包里面安然给我的笔记,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,阿奇我已经把你记起,阿奇,逝者已矣,或者我还可以珍惜的就是你,我知道这两年,你一定很累,阿奇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男子深深的爱着一个叫梨诺的女子,即使小诺失去了自己,不愿意再做小诺,可是只有你阿奇依旧守望着等待我的归期,奶奶说你去了爷爷的公司等我,我知道梨木一定也在盼望着我的归期,他已经失去了一个至亲,我怎可忍心,伤了老人的心

当我走进新时代集团,很多人似乎早已经知道我的到来纷纷让路,当我推开大门,我看到满满的玫瑰花海,阿奇正缓缓向我走来,我不知道此刻用什么来表达我的心情,只是,梨若你在天上一定布满了百合花,陈风说过你会看着我们希望我们都幸福,陈风说过你是百合花一样的女子,可是我终究还是做不成你,谢谢你小若,我是梨诺,一个吴奇深爱的女子,此刻我只想做回我自己,只是我不会再任性,不会再逃离……阿奇的怀抱依旧温暖,此刻我只想做一个幸福的小女子……

幸福,无期限,也许转身就可以遇见…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   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好不好  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   西安中际中西结合脑病医院   西安中际医院    治疗癫痫病较好的专科医院  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  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  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   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   治疗癫痫病医院   癫痫病医院   陕西西安中际医院  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   癫痫病能治好吗  



新华网  人民网  新浪新闻  北京癫痫医院排名  39健康  心里频道  郑州癫痫医院排名